Alpha:文星伊

Beta:金容仙

 

  「哈啊……容~」还是没能把车开回家。

 

  文星伊把车停到路边阴暗处,两人在车上做了起来。

 

  「文星伊……妳怎么会……带这种东西在身上……」在木质香包围下酒醉后的身体绵软无力,双腿开开的接受手指的侵入,冰凉的润滑液在里头搅动。

 

  除了金容仙在商店买的,文星伊网路上也订了一瓶,此刻终于能用上。

 

  「这是我在香港时订的。」那次没能做成,文星伊很懊恼,还好有润滑液,现在的生活幸福美满。

 

  「嗯~~

 

  「第一次在车上做,背会疼吗?」

 

  「还好……」此刻金容仙的感觉都集中在敏感的私处。

 

  在不算宽敞的空间下,两人喘气声十分鲜明,配上随时可能被人发现的刺激感,色气满溢。

 

  「啊~啊嗯——」

 

  「嗯—嗯—嗯—飘里……」

 

  一次又一次高潮,金容仙累了。

 

  「不准装睡~

 

  文星伊狠狠顶了几下,把她顶醒。

 

  「啊~~~

 

  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  充满木质香气的车子后来被送回文家别墅,文老爷气得把车给烧了。

 

 

  至于回到家的金容仙、文星伊继续完成未完的工作。

 

  「Alpha的发情期长达一周,后三天妳请假在家吧?」脸上平和,下方翻涌。

 

  「啊~不行……这样工作会赶不完。」金容仙拿遥控器打开电视,她已经陪文星伊做四天了,做到腰间贴着贴布,腿间需要上药的程度。

 

  「待在家吧~我可以分摊一点。」分身轻轻插着怀里的人。

 

  「啊~~鬼才信妳!」

 

 

  十分钟前,文星伊拿贴布贴上金容仙的腰,并替她潮濕泛紅的花穴上药。

 

  白色的乳状药膏需要用指头塞进、涂抹在肉壁上,这个过程Beta忍不住呻吟了几声,导致发情的Alpha又开始索要。

 

  金容仙想看晚间8点的电影,文星伊也很配合选择在沙发上做。

 

  「这样……啊嗯~哪有……办法专心……」

 

  剧情正到紧张刺激处,身后的人开始故意猛挺。

 

  「有吗?我觉得这样的频率刚刚好。」文星伊配合着电影的BGM 节拍抽动。

 

  「哈啊~~啊嗯~

 

  「啊嗯~嗯…嗯……」

 

  「星伊……妳快点。」金容仙让她赶快做完,打算认真看电影,不然太折磨人了。

 

  广告时间萤幕跑出ABO 的运势占卜。

 

《女Beta:切忌把工作和生活画上等号。》

 

  「容~看到了吗?工作不等与生活喔~」文星伊深浅不一的进出。

 

  「嗯……So what? 」金容仙此刻宁可工作也不要和文Alpha生活。

 

  「所以请假吧~别工作了。」

 

  「哼…嗯…痴心……妄想。」

 

  「看来得做到让妳没办法上班才行。」

 

  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  隔天。

 

  「辉人啊~

 

  「嗯?容仙欧腻?」

 

  「麻烦妳……帮我向我们分队长请假……」声音听起来虚弱无力。

 

  「喔~好,欧腻要好好照顾身体喔~

 

  挂断电话,辉人对在一旁吃早餐的安惠真说:「容仙欧腻好像生病了,而且病得蛮严重的。」

 

  「我是不清楚她有没有生病,但妳叫她好好照顾身体这点是挺正确的。

 

  安惠真默默地回答,没有多说文星伊也跟着请假的事。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亞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